新闻中心

以专业服务与客户满意度的最高境界为目标而不懈努力

你当前位置 bobty·体育(中国)综合入口 > 新闻中心 > bobty电子游戏

BOBTY官方入口武汉公共法律服务平台-首页

发布时间:2023-01-25 13:11:46    阅读量:

  BOBTY客户端时许,罗某与张某驾车至蔡某某所住的小区,与先到的陈某某汇合后进入该小区蔡某某家的楼栋,在楼道内碰巧遇到蔡某某,遂采取威胁的方式,强行进入蔡某某家中,后罗某命张某和陈某某在客厅看守蔡某某的三名家属,以防对方报警,罗某则将蔡某某带至卧室房间内索要财物。随后受罗某邀约的彭某某也赶至现场,与张某和陈某某一同在客厅内负责看守。同日时许,罗某和张某共同挟持蔡某某至江岸区某某寄售行,将蔡某某名下的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越野车抵押得款人民币时许,罗某、张某将蔡某某再次强行带出家至他处途中,蔡某某试图逃走,被张某殴打,后蔡某某挣脱后逃离现场。罗某和张某见势不妙,驾车离开现场,并电话通知在蔡某某家中负责看守的彭某某和陈某某尽快离开,彭某某和陈某某接罗某指示后,离开蔡某某家。

  11月3日17时许,蔡某某报案。11月4日,公安机关将罗某、张某、彭某某、陈某某抓获归案。经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12月9日被依法逮捕。江岸区人民检察院认为,罗某、张某、彭某某、陈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户抢劫,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刑事责任,向江岸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因彭某某在审查起诉阶段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建议以抢劫罪对彭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

  因被告人彭某某未委托辩护人,根据《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办法》以及刑事辩护案件法律援助工作流程的规定,武汉市江岸区法律援助中心接到区人民法院关于为被告人彭某某指定辩护人的通知后,于2021年3月11日指派湖北汉武律师事务所吕文浩律师承办此案,作为彭某某涉嫌抢劫一案一审阶段的辩护人。

  吕文浩律师接受指派后,首先到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查阅、复印了全部案卷证据材料,彭某某自述该案从始至终均是罗某说蔡某某欠他的钱,让彭某某去帮忙要债,不认可自己的行为是抢劫,吕文浩律师与彭某某再三沟通案情后认为,本案虽然是共同犯罪,但是各被告人之间对抢劫罪是否形成犯罪合意有待考量。从彭某某主观意思表示来看,是基于朋友义气前去帮忙讨债,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没有帮助罗某等人进行抢劫的故意;从彭某某行为特征来看,彭某某是最后到达被害人家中的,彭某某进入现场后,现场其他各被告人并未实施暴力、威胁等抢劫行为,彭某某也并未实施暴力、威胁等行为,只是帮助罗某查询了蔡某某的手机和操作了一下电脑,即使先一步进门的各被告人对被害人及家属实施了胁迫、恐吓的行为,也与彭某某无关。因为本案中,彭某某联系的只有罗某,与其他各被告人并无往来,主观上并未形成相关的犯罪合意,因此,对于他人实施的胁迫、恐吓行为,与彭某某无关。再结合本案的证据,本案进行了四次庭审,法庭和公诉人庭后又分别多次收集了证据。公诉人欲证明罗某所主张的债务并不属实,但是呈堂的证据均能证明当时罗某邀约彭某某是为了讨债;其次,这些证据也并不能直接证明事发当时蔡某某及其家属是处于被限制自由的状态。另外,当时现场只有罗某与蔡某某在卧室内进行网络,至于卧室内的情形,到底是罗某在,还是蔡某某在,或者是二人共同,双方各执一词,并无其他证据予以证实。因此,本案相关证据,对于指控彭某某构成抢劫罪,是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的。因此,庭审中承办律师提出了辩护意见:本案中各被告人的行为应当分别定性,不能笼统的以抢劫罪的共同犯罪来定罪量刑,且本案的相关证据无法证明彭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也无法证明彭某某等人形成了抢劫罪的犯罪合意,不足以认定被告人彭某某参与抢劫的事实,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因此,对于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彭某某犯抢劫罪的罪名不能成立。

  经审理,法庭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2021年9月2日,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判决罗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张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彭某某、陈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

  本案是一起共同犯罪案件。认定为抢劫罪还是非法拘禁罪,将导致量刑差异巨大。本案中,现有证据证实受援人彭某某是受邀帮罗某索要债务,主观上出于帮助罗某讨债而共同实施了限制被害人及其家属自由的行为,应当认定为非法拘禁罪。本案援助律师认真梳理案件,确定正确的辩护思路,有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具有典型意义。

  案例简介:2020年8月8日,秦某应方某(另处)的要求,以自己的名义先后在武汉市洪山区某街道口附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兴业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平安银行营业网点各办理了一张,后秦某将上述5张和的电话卡交给韩某,并从韩某处获得好处人民币1700元。经查,其中中国工商、平安、兴业、光大开卡至今的进帐流水合计为人民币50万元。

  秦某等人因涉嫌被公安机关抓获。由于秦某系未成年人,2021年3月11日,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通知硚口区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法援中心接到通知后立即指派律师承办此案。

  受援人秦某取保候审在家,承办律师于2021年3月15日会见了受援人秦某和其父亲秦某某。受援人向承办律师详细讲述了案发经过:2020年7月底左右,韩某跟受援人男朋友方某聊天说有一个可以赚钱的事情,并且没有任何风险,就是出租,租一张卡200元/天,租用时间2天左右,但是至少每个人要办五张新的银行储蓄卡,并且还要办一张新手机卡。承办律师询问她是否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秦某告诉承办律师,当时韩某对方某说收和手机卡是用于网上银行转账和取现,没有任何的风险,并且还有高回报,同时承诺两天后将这些和手机卡还给她们,在这种情况下她才将办理的五张和手机卡卖给了对方,她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秦某告知承办律师,这些和手机卡2天后对方并没有还给她,她也没有对这些进行挂失和报警,因为她自己还没有成年,从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对这些都不懂,加上她男朋友方某说没有风险,她也就相信他了。

  承办律师向受援人秦某详细地讲解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犯罪构成和《刑法》对该犯罪的量刑规定,受援人通过承办律师的讲解,深刻意识到她的行为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希望承办律师能帮帮她。通过交谈,承办律师觉得受援人秦某心智不成熟、不会分辨是非,受他人意志左右,加上法律意识淡薄和家长监管不力,才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承办律师联系了承办案件的检察官沟通案情,希望检察院对受援人秦某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承办律师提出了以下法律意见:

  1、秦某实施犯罪时系未成年人,具有法定的从轻或减轻处罚的量刑情节。犯罪嫌疑人秦某已满16周岁不满17周岁,系未成年人。根据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犯罪嫌疑人秦某有坦白情节。犯罪嫌疑人秦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6、犯罪嫌疑人系不满17周岁的未成年人,与母亲一起居住,母亲有条件对其进行管教,有很好的监护条件。

  承办律师以上的法律意见得到了检察官的认可,最终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秦某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犯罪嫌疑人秦某表示以后一定会吸取教训,遵纪守法。

  本案嫌疑人系未成年人犯罪,且认罪认罚,没有前科劣迹,承办律师通过努力,积极对接检察机关,有理有据地提出证据和理由,最终检察机关采纳了相对不起诉的建议,最大限度地教育和挽救涉案未成年人。

  案例简介:2021年3月,原告赵某泉、赵某香、赵某森因继承纠纷向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郭某奇、赵某涵,第三人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配合处理被继承人赵某海、蔡某婉遗产相关继承事宜。被告郭某奇、赵某涵在收到人民法院传票通知后,也希望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因郭某奇身体残疾、赵某涵未成年且在校就读,2021年4月29日,郭某奇委托其母亲介某前来洪山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BOBTY官方入口经审核,郭某奇、赵某涵符合法律援助条件,法援中心指派湖北达讼律师事务所承办娟律师承办。

  承办律师及时向承办法官递交了代理手续,并经承办法官许可与原告代理律师取得联系,向其了解原告主要诉求。经与原告代理律师沟通得知,原告此次提起诉讼的主要原因系被继承人遗产其中一套房屋即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某房屋,系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福利房且公司目前仍持有20%产权份额,根据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的政策,此类房屋份额公司将会根据公司具体安排由持有房屋80%产权的产权人向公司缴纳相应购房款之后,公司配合办理房屋过户变更登记手续,但目前,公司暂未有办理补齐手续的具体安排,需等待通知。因原告赵某泉年事已高,原告赵某香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原告赵某森跟随其母亲生活与其过世父亲赵某立一方的亲人不常往来,被告郭某奇、赵某涵也因赵某立过世与原告等人关系疏远、沟通困难,继承协议履行不易,原、被告家庭情况极为特殊,再加上房屋部分份额由公司持有、情况颇为复杂,故原告认为起诉至人民法院,通过法律文书尽快且权威的确认各方当事利义务较为合适,避免因时间过长扩大矛盾。

  得知原告诉讼意图后,承办律师与郭某奇取得联系,向其转达原告的解释,并了解其对该案件的真实想法,是否有调解意愿。郭某奇表示对原继承协议的内容其并无意见,原告守约向其支付补偿款、其亦会守约按时搬离房屋,但提出因其女赵某涵读初二,将于2022年6月参加中考,目前就读的中学系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某房屋对口的学校,为了不影响孩子读书,希望能在房屋内居住至赵某涵初中毕业;并提出搬家时希望原告能够给予帮助;本案诉讼费均由原告承担等。通过与原告代理律师及被告郭某奇的沟通,承办律师感受到双方当事人并非不讲情理之人,只是因为家庭情况特殊导致沟通受阻、缺乏信任,双方均有意愿和平解决相关事宜,故在征得郭某奇意见,并与原告代理律师确认调解意图后,向承办法官申请由其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2021年6月21日,承办法官组织原、被告双方及第三人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参与调解。调解过程历经四个半小时,虽双方未发生激烈冲突,但因互不信任导致调解过程艰难,双方均顾虑对方违约;且因被继承人赵某海、蔡某婉过世时未能拥有房屋的全部份额,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某房屋其中20%份额还需根据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政策办理补齐手续以及房屋过户变更登记手续,情况颇为复杂。

  承办法官及代理律师在听取了三个当事人的意见后,发现本案涉及问题颇多,除了法定继承范围的相关权利义务,也有基于人情方面的沟通,调解工作进展缓慢、数次谈崩,好在原、被告双方互相体谅、第三人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爱护前职工家属,经过承办法官及双方代理律师的普法与开解,最终达成一致调解意见,争议解决。

  2021年6月21日,原告赵某泉、赵某香、赵某森与被告郭某奇、赵某涵,第三人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达成一致调解意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载明:一、位于武汉市洪山区某街道某房屋100%产权份额及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某房屋80%产权份额均由原告赵某泉继承所有。

  二、原告赵某香、赵某森及被告赵某涵、郭某奇同意由原告赵某泉一人向第三人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或相关单位办理该手续,原告赵某香、赵某森及被告赵某涵、郭某奇予以配合。

  三、原告赵某泉于2022年6月30日前,向原告赵某香支付房屋分割补偿款65万元、向原告赵某森支付房屋分割补偿款20万元、向被告郭某奇支付房屋分割补偿款22.5万元、向被告赵某涵支付房屋分割补偿款22.5万元。

  四、原告赵某泉同意被告赵某涵、郭某奇2022年6月30日前居住使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某房屋,居住期间因居住房屋发生的生活支出由被告赵某涵、郭某奇自行负担。

  本案是一起继承纠纷案件。但是因为家庭各成员情况特殊,年纪偏大、未成年人、精神残疾、身体残疾等均有之,且因原生家庭的原因导致关系疏远、互不信任,导致调解工作难度较大,通过法援律师耐心细致多方做工作,案件调解结案,各方对结果均表示满意。